快捷搜索:  

“真火”照样“虚火” 众个品类中药材代价大涨

"“真火”照样“虚火” 众个品类中药材代价大涨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"

◎记者 张雪

“6月本是淡季,但现在有很多中药品种涨价,香辛料品类价格涨得最厉害,胡椒、草豆蔻、桂圆肉等香料的价格也在迅速上涨。”近日,某上市中药企业市场部负责人朱经理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。

记者了解到,中药材在经历了去年一轮大面积涨价后,今年(This Year)以来,部分品种又开始了新一轮涨价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由于供给端仍存在规模化不足、野生资源枯竭、质量控制缺乏等问题,部分中药材价格仍处在上涨通道中。另外,行业外“热钱”涌入,对部分品种囤积居奇、大肆炒作,进一步放大价格波动幅度。业内认为,要解决中药材供应紧张(Nervous)问题,仍待多方合力。

明星(Star)药材“涨声”不停

以涨势凶猛的香辛料胡椒为例,据康美·祖国中药材价格指数网,2024年1月至6月,其月指数已从646.66一度飙涨至1374.18;近期虽有小幅下滑,但截至6月28日,胡椒(日)指数仍高达1175.18。

记者采访了解到,本轮黑胡椒价格大涨,主要系越南产区减产、美元汇率浮动、资本进入等因素所致。

白术、天然牛黄等也是价格飙升的“明星(Star)药材”,甚至频频登上“热搜”。

中医药全产业信息服务媒体中药材天地网数据显示,在安徽亳州药市,白术的价格自2023年1月起开启上涨,至今年(This Year)6月28日,白术平均价格由28元/公斤,上涨至最新参考价格160元/公斤至175元/公斤。在河北安国药市,其价格走势与亳州药市相近。

天然牛黄价格也自2023年以来一路上涨。以安国药市价格为例,2023年1月,天然胆黄(天然牛黄的一种)价格为57万元/公斤,而截至今年(This Year)6月28日的最新价格为140万元/公斤。

首都市朝阳区某药房的执业医师告诉记者,从去年开始,不少中药材价格上涨,药房经营的中药饮片价格不得不随之进行(Carry Out)调整。如果顾客药方内的多个药品在短期内都出现价格变化,通常每隔10天可能两周抓药的顾客就会抱怨“怎么又涨价了”。

安徽亳州药商李先生给记者举例,仅以7天内(6月22日至28日)的药价变动来看,急性子涨幅已超75%,草豆蔻、天麻的涨幅分别达到45%、30%左右。部分药材的价格变动是很明显的。

中药材处在中药产业链上游,其价格波动对中医药全行业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伴随其成本上升,涨价已传导至患者、药店、中医院、中药企业。部分中成药也是屡屡上调价格。

近日,同仁堂品牌官网显示,港版1粒装安宫牛黄丸价格调整为1280港元(折合国人币约1189元),6粒装安宫牛黄丸价格为7680港元(折合国人币约7133元),每粒规格为3克。此前,每粒港版安宫牛黄丸售价为1060港元(折合国人币约985元),一粒价格涨幅超过20%。

中药材价格为何频繁上涨

“纯天然的原料供给不足,当然难以满足市场需求。”朱经理对记者介绍,例如作为安宫牛黄类产品的核心原料,天然牛黄和天然麝香的市场供应量每年仅能满足市场10%至15%的需求。

记者了解到,安宫牛黄丸涨幅较为明显的原因之一,是其牛黄含量占比远高于其他牛黄类药品。此外,安宫牛黄丸的其他原料药材,例如天然麝香、黄连等名贵中药材价格维持在高位,珍珠、黄芩、朱砂等的价格也存在不同程度的上涨。

植物类中药材亦然。“今年(This Year)涨价的也有不少是小众品种,本身市场用量不大,存得也不多,所以一旦主产区受灾,那就麻烦了。”李先生举例说,例如国内胡椒、八角茴香的产地主要分布在广东、广西、云南等南方地区,今年(This Year)南方多地遭遇洪涝灾害,使得供给短期出现缺口,导致价格上涨;桂圆肉涨价也是如此。

“不少中药材品种仍需要由野生资源供应,即便突破技术瓶颈,不少品种家养规模仍处于小范围试点阶段,无法达成规模化养殖,家养成本也居高不下。”某上市中药企业药材经销商王先生透露。

“今年(This Year)有一些‘热钱’涌入,市场有不少闲置资金在炒作,大部分是外行人。”王先生告诉记者,热钱的涌入导致部分药材频繁换手,频繁涨价。甚至存在部分商家在互联网平台公开发布“水分较大”的药材产量及行情信息,进一步推高了相关品种的价格。

解决供需紧张(Nervous)有待全产业链发力

为应对中药材涨价,部分中成药企业作出回复,采取相关措施应对中药材价格上涨。

佛慈制药于2024年3月公告称,鉴于原材料以及生产成本上涨等原因,经研究决定,自2024年3月11日起对主营中成药产品的出厂价进行(Carry Out)调整,平均提价幅度为9%。信邦制药则在互动平台回复称,部分中药材价格上涨,对公司成本有一定影响,对于使用量比较大的中药材品种,公司之前根据市场行情进行(Carry Out)了一定的战略储备,中药材价格上涨对公司业绩影响目前(Currently)整体可控。

此外,信邦制药、红日药业、香雪制药等中成药企业表示,将加重中药材招标管理,持续开展中药材品种调研和行情跟踪,把控采购节点,推进中药材成本优化工作,最大可能减少和规避中药材价格波动对公司业务的影响。

多位受访人士判断,中药材价格的涨势仍将持续。除涨价外,如何应对供应紧张(Nervous),是中药产业链下游企业必须思考的问题。

云南白药相关负责人介绍说,三七是公司最主要的药材资源之一。2020年上线后不断迭代升级的云南白药数字三七产业平台,覆盖良种选育、科研种植、生产、第三方检测、现代仓储、精确配送、数字交流洽谈、电子交易服务各环节,形成完整、可溯源的产业闭环回路,达成上下游产业联动,成为“三七问题”综合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和领跑者。

多家企业积极进行(Carry Out)科研攻关,在合成生物等细分赛道发力,助力上游中药材稀缺问题早日解决。“例如人工牛黄和人工麝香的科研和开发已开展了几十年时间,技术日益成熟。”上述企业市场部负责人认为,人工牛黄、人工麝香等人工培育品的出现,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天然原料供应不足造成的市场空白。

教授认为,相关部门应建立全产业链的数字化监测预警体系,采用订单农业等方式稳定生产,减少中间环节,保障中药资源可持续利用(Use),推动中药材产业的持续健康(Health)发展。

“真火”还是“虚火” 多个品类中药材价格大涨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369) 踩(55) 阅读数(9870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